站內搜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投稿登錄

今天是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當前位置: 英雄联盟季中冠军赛 >> 課題研究 > 歷年課題 > 教育使我們富有,文學使我們高貴  文學滋養心靈,教育培養智慧
中國校園文學30年 2013-05-29 11:25:40  發布者:phpcms  來源:中國教育報

  

給教育插上文學的翅膀
——中國校園文學三十年

                                王世龍   王曉瑩

(本文曾發表于20081221日《中國教育報》第4

 

透視20世紀的中國文學,1919年“五四”時期所涌現出來的文學社團及其作家、詩人,不難看出,新文學的創造者,大都是以教師為主導、青年學生為主體力量的,校園成為新文學的搖籃。1976年以悼念周恩來總理、憤怒聲討“四人幫”為主題的“四五”天安門詩歌運動,拉開了新時期當代文學創作的序幕。特別是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我國文學徹底擺脫了“文化大革命”左傾錯誤的政治束縛和在文學創作中的種種禁區,隨著“傷痕文學”“反思文學”“朦朧詩”等文藝思潮的涌現,新的題材領域不斷開拓,新的藝術形式和表現手法不斷呈現,文學創作隊伍不斷壯大,改革開放使文學“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民主革命時期的老作家煥發了青春,不斷有新作問世;建國后成長起來的中年作家以旺盛的創作力,成為文壇的中堅;一大批文學新人以先鋒的銳氣,相繼脫穎而出。特別是進入80年代中期,文學社、詩社團體從城市到農村遍地開花,宣言林立,可謂流派紛呈。于是,以中學生為主流的校園文學社團也乘興而起,校園文學應運而生,很快樹立起“校園文學”旗幟,這跟“五四”文學精神一脈相承。如果說世紀之初“五四”時期的文學社團活動在校園里就埋下了文學的種子,那么到了世紀末一經春風破冰萌芽,就顯示出強大的生命力,很快蓬勃發展起來,有了自己的名分與陣容。翻開有關報刊,各地中學生文學社團(包括大學生,甚至小學生文學社團)頻頻閃亮登場,校園文學作品萬紫千紅,各種校園文學選本與專著也琳瑯滿目,不斷涌現出小作家、小詩人。改革開放30年,校園文學為中國文壇不斷增添新鮮的血液,成為一支重要的生力軍;為素質教育改革和校園文化建設增添了活力,成為中國教育界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一、        文學社團:校園文學興起的標志

 

“文化大革命”十年封閉了校園文化生活,給校園師生戴上了沉重的精神枷鎖。而一旦把枷鎖打開,人們對自由的藝術的渴望就顯得異常強烈。而直接起到引領作用的是那些長期受壓抑而熱愛文學的教師。有的一邊自己創作,一邊組織學生開展文學社團活動;有的干脆把那份追求文學的夢景和熱情托付給了學生。于是,他們帶領學生大膽地辦起了文學社,指導學生嘗試文學創作,在文學社團自辦的報刊發表,或推薦給國家報刊,或組織參加正規的作文大賽,把握著社團能夠健康地發展。

對于青少年學生來講,高考制度的恢復為他們敞開了走向成功的大門,但高考升學的路又變成了羊腸小道,片面追求升學率的題海戰術使他們越來越枯燥無味,又形成了一種封閉性的死胡同。單一灌注的課堂教學模式使他們自己為自己尋求精神解脫,追求美的生活。許多中學生開始從高考的緊張焦躁中,尋找樂趣的“叛逆”開始,以極大的好奇、興趣與敏感,悄悄地寫起了詩文。于是,文學社團的建立適應了他們的情感需求,有了寫作訓練的平臺和心靈飛揚的空間。

文學對青少年有著天然美的獨特的誘惑力,使每一位天然趨向浪漫的少男少女對她情有獨鐘,而一旦愛上她,即使再苦再累,也樂此不疲。他們利用課余時間開展文學社團活動,辦報辦刊,開墾試筆的園地,從班級黑板報、手抄小報到校級油印報刊,發展到激光電腦照排、跨地區跨省的內部交流報刊,欄目豐富多彩,印刷編輯十分講究,甚至可與國家公開發行的報刊相媲美。

1984年開始,是校園文學社團大量涌現的時期。全國的語文報刊及有關少兒文學刊物,為文學社團的發展推波助瀾。他們抓住這一新生事物,開辟專欄,介紹各地的校園文學社團,發表學生的作品,從而擴大了校園文學社團的知名度,促使社團大量涌現。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中學生》雜志從1984年開始開辟“文學社團芳名薈萃”專欄,分批分期刊出各地2000余個學校文學社名錄,后來還編輯出版了《中學生文學社團手冊》一書;198410月創刊的《全國中學生優秀作文選》開辟了“校園文藝”專欄,專題介紹校園文學社團;《語文報》在1984年舉辦文學活動全國僅有百余家文學社團,而到1985年舉辦“春筍獎”征文時就有1500個文學社參加了,1986年創辦的《中學生文學》月刊成為校園文學社團的重要陣地(可惜《中學生文學》至1989年停辦)。其他如《作文》《作文通訊》等全國所有的中學生、少兒報刊都幾乎把焦點對向了校園文學社團。1989年《中國校園文學》在北京創刊,使校園文學社團走向了發展的高潮。

1984年至1989年是校園文學社活動的爆發期,也可稱為校園文學的“青春期”。這些文學社團都是自發組織創辦起來的。有的開展了幾年,由于種種原因沒有堅持下來;有的至今仍活躍于校園中,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成為校園文化的窗口和語文教學的有力幫手。

在校園文學社團發展中,得到了許多老作家、詩人及教育專家都熱情支持與關注,如冰心、臧克家、韓作黎、劉紹棠、劉國正、謝冕、陳建功、毛志成、吳思敬、葉延濱、林莽等等,或講課、或題詞、或作顧問、或推薦作品,他們閃閃生輝的大名走進了校園文學社團的報刊上,走進了少男少女們的心靈??梢運?,無論是著名老作家,還是發展中的中青年作家,都與校園文學社團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有著他們文學精神的深刻影響。

隨著校園文學社的興旺發達,一些青少年學生及熱心的教師,再不滿足于將文學活動限于一個班級一個學校,逐步走向跨地區、省乃至全國性的交流。較早的如1983年上海部分學校聯合成立的“上海中學生文學社團聯誼會”,主要在指導老師帶領下以學生為主開展活動,1985年該會會長、華東師大一附中學生葉青又創辦了“上海中學生詩友會”,后改名為“上海中學生實驗詩社”,編輯活頁詩選和探索詩選等。1985年《語文報》社舉辦全國第三屆中學生文學主題語文夏令營時,以胡耀松(湖南湘鄉一中紅杏文學社)、程金階(湖北漢川師范獨光文學社)等為主發起了“中南地區中學生文學社團聯合會”,他們不僅創辦了會刊《南雁》,而且還進行了“南雁”征文評獎和優秀社團評比,舉辦中學生文學夏令營,為中南地區中學生文學社團的發展起到了較大作用。同時,湖南隆回二中未滿16歲的高一學生馬瀟瀟帶頭,聯合安徽合肥的幾位中學生詩歌愛好者發起成立了“中學生詩歌學會”,并創辦《青少年詩報》(臧克家題寫報頭),成為全國第一家中學生自辦詩報,產生了較大影響。1986年剛剛中學畢業的黑龍江校園詩人姜紅偉創辦了《中學生校園詩報》,率先打出了“中學生校園詩”的創作旗號。這一南一北兩個學生組織,使學生文學社團走向了橫向聯合。在這期間,首都北京的中學生辦起了“首都中學生詩社”、北京海淀區“小作家協會”、北京中學生通訊社等都產生了一定影響。同時期,在天津新蕾出版社的支持下,由全國各地部分骨干文學社指導教師發起成立了全國中學生文聯,轟轟烈烈的全國性文學社團活動達到了高潮。由于這個組織未經國家許可,好景不長,便走向了分散的局面,后來轉變成了全國中語會的下屬研究機構開展交流活動。此后,全國各地有關未被國家批準的校園文學社團組織此起彼伏,如“全國中學生文學社團研究會”(由原中南地區中學生文聯發展而成)、中國青少年作家協會(黑龍江蘭西)、校園作家協會(河北邯鄲)、校園詩歌協會(黑龍江)等,到90年代末逐漸平靜下來。進入新世紀,《中國校園文學》雜志社和全國中語會合作舉辦了幾次“全國校園文學研討會”,為文學社團搭建了交流的平臺。

與中學校園文學社團相比,大學生文學社團沒有那么熱鬧,相對于中學生來講,他們比較成熟了。他們往往把目光投向文壇,即使辦起文學社也不像中學生那樣熱衷于活動,而把精力傾注于創作上。特別是80年代中期出現的社團,突出表現在詩歌創作方面,他們雄心勃勃,樹旗宣言,發表自己的主張,形成自己的“流派”,以“先鋒”的銳氣“痛擊詩壇”,試圖寫出驚世之作。1986年《深圳青年報》和1990年《詩歌報》分別舉辦過詩歌社團大展,其中相當一部分是大學生自創的詩歌社團。1984年在南京某大學創辦了內部交流性的《他們》詩歌雜志,主要作者有韓東、于堅、小君、丁當、呂德安等。同時,重慶大學以大學生尚仲敏為主成立了重慶市大學生聯合詩社,并創辦《大學生詩報》,匯集了全國各地的大學生校園詩人。上海復旦大學詩社為主辦有《大陸》和《海上》雜志,主要作者是孟浪、郁郁、王寅、陸憶敏等;廣州暨南大學的大學生們創辦了《紅土詩抄》,主要作者是黃燦然、杜愛民、陳寅等;19863月以王琪博、尚仲敏為主成立了四川省大學生詩人聯合會,并主辦《中國當代詩歌》,雖然只是曇花一現,但給大學生詩群融入“第二次浪潮”成為“第三代詩人”產生了積極的影響。到90年代,北大的“五四”文學社,西北師大的“文學聯合會”,中國人民大學的“十三月”文學社,華東師大的“夏雨詩社”,首都師大的“唳天”文學社,廈門大學的“鼓浪文學社”等,一批校園作家、詩人陸續出現,代表了大學校園文學的風貌。

    總之,從中學校園到高等院校,文學社團遍布全國城鄉校園,其人數之多,活力之旺,勢頭之猛,幾乎占據了文壇的前沿,在我國乃至世界文學史上都是空前未有的。這些文學社團,由紛亂到平靜,由幼稚到成熟,取得了十分顯著的成績,成為素質教育的一個重要陣地,對我國教育與文學發展起了很大作用。到現在,隨著新課程改革,語文新課標提倡“開展文學社團活動”,這使校園文學活動逐漸由個人自發行為逐漸成為學校承認的一種教學方式,將為校園文學發展提供了新的歷史機遇。

 

二、小作家小詩人:校園文學盛開的花冠

 

校園文學的一個顯著特征是創作者是學生,讀者也是學生,即學生“自畫青春”,自己寫給自己看。在經濟與信息迅猛發展的時代,人的年齡代溝越來越大,而同齡少年人的情感體驗是相通的,交流與表達易引起共鳴,因此以往成人文學的話語霸權在一定程度上使他們失去了閱讀興趣,他們要突破成人作家所寫的“兒童文學”的界限。

校園文學的崛起,是從詩歌開始的。青少年時期,天真爛漫,朝氣蓬勃,富有理想,勇于追求,富于熱情,喜歡想象。人們說,詩是屬于青少年的。處于青少年時期的人,沒有不喜歡詩的。即使不寫詩,詩情詩意也始終牽動著年輕的心。因此,當中學生們認識文學并舞文弄墨時,首先被詩歌吸引了,詩歌成為生命中美麗的花環。80年代初隨著新時期“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文學繁榮,特別是當代詩歌的發展像春風一樣吹醒了陽光雨露下的孩子,大環境給他們早日破土的機遇。19809月,開放的中國第一次參加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舉辦的“世界兒童詩歌比賽”,這次大規模的征文活動一下子激活了校園,據悉我國各民族少年兒童共有9萬多首詩作參賽,湖北小學生劉倩倩(當時9)榮獲了菲亞利獎,白蕾、周正潁、田曉菲、戴群、韓曉征、劉希紅、趙敏等7位兩作品獲得了國內獎。此后,國內許多報刊相繼開展了兒童詩的比賽活動,擴大兒童詩版面,推出了一批嶄露頭角的小詩人。對這一新現象,出版社及時為他們出版了個人詩集或多人詩選集,中國少兒出版社首先推出了《中國小詩人詩選》(29100多首),使那些專吃“兒童文學飯”的作家們大為震驚,使兒童文學的內涵也因此而變寬變廣。

隨著校園文學社團的勃興,涌現出了一批批小作家、小詩人,他們的作品純真、質樸、清新,思想與形式上的不成熟性又體現出創造性與新穎美,富于幻想、新奇的冒險精神而又具有較強的趣味性,形成了獨特的校園文學陣容,給中國當代文壇帶來了新春的氣息與希望。許多報刊紛紛出臺,開辟“校園文學”,爭相發表他們的作品;各級出版社開始是出版各種校園文學叢書選本,而后來又操作出版個人文學專著,一度成為出版市場的熱門,而至今不見消減。

展示80年代中學生文學創作成果的主要有《我們這個年齡》《中學生詩歌選評》《小作家叢書》《中國當代少年詩人詩選》《當代中學生詩選》《中國小作家作品選》《少男少女抒情詩選》《中國當代少年詩人100家》、《當代中華少年詩人大辭典》等;到90年代中期出版的有《當代中學生散文選》《中學生文學創作叢書》《尋找成熟——九十年代中學生文學社團作品選評》《中國校園詩100首》、《校園詩星作品選粹》等。據不完全統計,從80年代初到90年代初,就“中學生文學”方面有出版書籍200余種,除了選集,還有多人合集、個人專集。其中較全面反映中學生文學創作風貌的大型系列叢書有高巍主編的“文學新星系列文學叢書”《中國青春》(四卷),由北岳文藝出版社1992年出版,劉紹棠作序,比較全面地選收了1991年前80年代出現的青少年作家群;1993年由冰心題名、王世龍主編、中國友誼出版公司出版的“中國當代校園文學叢書”《當代中學生詩歌散文選》,上卷詩歌選集《綠太陽》選收了200余位中學生詩人的優秀作品,下卷散文集《紅月亮》選收了140余位中學生的作品,“比較全面地反映了中學生的精神風貌與創作水平,是當代校園文學的一個總匯,也是了解當代校園文學的一個窗口”(見《文藝報》1997724)。

    1985年詩壇權威《詩刊》特意召開了一次兒童詩座談會,并且首次邀請了北大附中你我文學社的小詩人閻妮到會,對小詩人這一事實進行了肯定和關注。閻妮當時剛讀小學,早就接觸了詩歌,而寫出了不少新詩,10歲就出版了詩集,14歲成為中國作家協會最小的會員。

北大附中你我文學社的何鯉也是位很有名氣的小詩人,擔任過首都中學生詩社第二任社長,1989年曾被推選為全國中學生文聯第一任主席。何鯉13歲開始寫詩,高中畢業時出版了詩集《生命的逗點》,并免試進入北京大學中文系深造。

天津的田曉菲,她8歲寫詩,10歲獲得世界兒童詩賽國內獎,15歲被北京大學英語系破格免試錄取,此時已在《詩刊》《人民文學》等報刊發表不少詩作,并在新蕾出版社、文化藝術出版社出版了《快樂的小星》《綠葉上的小詩》兩本詩集,成為天津作家協會最小的會員,大學期間又接連出版了《愛之歌》等3聲詩文集,她的《露》還被選入高中語文課本,1989年她剛18歲以優秀的成績畢業,赴美留學深造,1991年進人世界著名的哈佛大學攻讀博士學位。

北京的任寰,1973年生于長春,因身染怪病,爸爸媽媽遵醫囑把她帶回河北老家容城,進行異地治療,病魔奇跡般地被趕走,她也奇跡般的在中國.南斯拉夫兒童詩賽中獲獎,并且出版了《十歲女孩任寰詩文選》(花山文藝出版社1985年版),產生了很大影響,接著又出版了《六一的風》(1986)、《未來樂曲》(1988)、《我心中的愛——任寰抒情詩選》(1990),其中詩集《六一的風》獲19821988年少年兒童文學讀物優秀作品獎,17歲時到北京八中讀書,18歲加人中國作家協會,中學時代就發表詩作600余首,是高產的小詩人。

    隨著這批“小詩人”的問世、生長,為學校教育提供了典型,使文學更快地進入了校園。于是,教師和學生們一道創辦的文學社越來越多起來。詩歌,成為少男少女們心中的神,以其強大的誘惑力把他們從“學好數理化,走到天下都不怕”的課本中拉出來。這時候,他們的詩歌已從早期奶味十足的兒童詩迅速邁人一個“年輕而老練”的新階段,他們不再習慣用童雅的語言撒嬌的語氣描繪天真的夢幻,而是以一個“準青年”“準大人”的形象,將語言和思想積極從兒童詩跨人了中學生校園詩。

其標志是1985年以馬瀟瀟(16歲,高一學生)為主創辦的全國第一家中學生自辦詩報《青少年詩報》,使創作還不成熟但很有資質潛力的熱誠的中學生們找到了陣地,到1991年出了16期,基本上把各級報刊初露頭角的中學生作者聯系起來。1986年姜紅偉創辦的《中學生校園詩報》,打出了“校園詩”的旗號。盡管剛出3期便結束,但卻一如閃電,給騷動的海洋帶來了暴風驟雨,影響到教壇、文壇。他們針對當時少年詩人們沉醉于童話、夢幻,局限于模仿、趕時髦這一弊病,主張將筆觸投向校園,寫自己熟悉的生活,抒自己的真情實感。但不久,這一主張又使一顆顆青春期的詩心,很死板地拘限于校園之中。在他創辦后大約半年時間,又有一部分小詩人們舉起了挑戰的旗幟,成為“叛軍”,使“兒童詩”開始向新“校園詩’’真正轉變。此時,南京成立起一個《角落》詩社,發起人是當時正讀高二的葉寧。他們主張從校園的林子里爬上來,把校園作為一個高度和看社臺,從校園的角度去寫比校園顯得陌生的青春、人生和社會。他們的作品朦朧而不晦澀,輕巧而沉著、直接、自然,生活色彩十足。但“角落”也只維持了一年。遼寧朝陽第一師范學生成立了《鳳雛》詩社,先后由該校學生陳亞軍、老明等主持,開明的學校領導撥專款辦起了32開鉛印刊物,不但使本校產生了一個影響較大的校園詩人群,而且對其他學校、社團也是一個刺激和鼓舞。這些師范生都是從農村考來的,與《角落》反映城市生活的詩不同,是以濃郁泥土氣息的鄉土詩生長在校園。他們十分真誠地將淚水與歡笑付諸于哺育他們的故土與鄉親、時代與社會,歌頌勞動與自然、道德與責任。與《角落》一道,分別成為當時農村、城市中學生詩歌的創作方向。此外,中南地區還活躍著一個《怎樣》詩社,北京有個“首都中學生詩社”,這些詩社遙相呼應,社團成為他們的根點和生存發展的依靠。他們越來越不滿足于信函的有限交流,而渴望團聚,磋商詩歌大計,他們借助有關報刊舉辦的活動,不遠千里相會于大江南北,比當時的大報大刊更有銳氣,更全面地展示中學生詩歌創作陣容,有人稱之為“中學生詩派”“中學生詩群”“校園詩群”,而他們自己稱為“第四代詩人”。那時的中學生都是1970年至1975年左右出生的一代。

一批批走進中學校門,又一批批脫穎而出,他們的詩作從“內部”交流到大報大刊公開發表,或獲獎,或選人全國性的選集,有的被翻譯介紹,蜚聲海內外,有的出版了詩集文集,過早地被吸收到各級作家協會,成為最年輕的會員。再如廣西的黃詠梅,10歲開始發表詩作,14歲出版詩集《少女的憧憬》17歲出版詩集《尋找青鳥》,次年成為廣西作協最小的會員;19歲的劉夢琳,就出版了6部詩集和童話集,和任寰同時被吸收為中國作協會員;景旭峰,在省級以上報刊發表詩作300多首,中短篇小說30萬字,20余次獲省級以上文學獎,出版詩集《風景中抵達》,被揚州師范學院免試錄取,并加入江蘇省作協;等。

    青少年在詩歌的習練中學會了表達,后來隨著閱歷的增長,也開始寫散文、小說等各類文體的作品。上海中學生盧新華,1983年在《文學報》上發表了小小說《柳眉兒落了》,首次以中學生文學形式觸及到教育敏感的“早戀”問題,引起社會的關注,并展開熱烈地討論;北京的韓曉征后來主攻小說,其中篇《夏天的素描》被論者稱之為難得的描寫青少年心靈與性格的文學精品;1986年第7期《中國》發表了17歲的眉毛創作的長篇小說《女高中生》,反響強烈,被有關報刊轉載,一時間中學生們爭相傳閱;邱華棟,這位引起關注的當代青年作家,中學時即寫長篇,早已出版了小說集《別了,十七歲》;等。

    199610月《深圳特區報》連載了16歲深圳女中學生郁秀創作的反映特區校園生活的長篇小說《花季·雨季》,幾天之內便贏得了廣大讀者。11月《特區文學》選載,該雜志一時洛陽紙貴。同時,深圳海天出版社印行出版,暢銷全國,到19973月第4次印刷已達10萬冊,開創了校園文學圖書暢銷的最高記錄。在全國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第六屆評選中榮獲優秀圖書獎?!痘?middot;雨季》為中學生寫中學生的小說揭開了新的一頁,標志著中學生文學走向成熟和校園文學發展跨上了一個嶄新的臺階。

此后,校園內不斷爆發出“小作家”“小詩人”或“校園作家”“校園詩人”,且年齡日趨低齡化,從中學生到小學生,作品數量日趨增多,文學表達手段越來越新,被稱為文壇“少年軍團”現象。如,18歲上海高中生韓寒出版《三重門》一舉成名,被稱為引導了一場80后寫作風暴的領軍人物,后來又連續出版《零下一度》《像少年啦飛馳》《一座城池》等;2001年畢業于山東省實驗中學張悅然,其作《陶之隕》《黑貓不睡》等作品在《萌芽》雜志發表后,在青少年文壇引起巨大反響,并被《新華文摘》等多家報刊轉載,以后出版有《葵花走失在1890》《櫻桃之遠》《十愛》《水仙已乘鯉魚去》《誓鳥》等;2002年畢業于四川自貢九中的郭敬明,考入上海大學后,出版長篇小說《幻城》《夢里花落知多少》《1995-2005夏至未至》,散文集《愛與痛的邊緣》《左手倒影,右手年華》等;1981年出生于湖南隆回的李傻傻(原名蒲荔子),被稱為少年沈從文,《錦瑟年華》華箏卷(青春散文)的主打作者,出版有《紅X》《被當作鬼的人》《李傻傻三年》等;北京人春樹,1983 年生,2004 2 月成為美國《 Time 》封面人物,出版有《北京娃娃》《長達半天的歡樂》《抬頭望見北斗星》《長安街少年和玩火》《2條命》《激情萬丈》等;浙江人金瑞鋒,1983年生,就讀于四川某大學,被稱為“80后魯迅,著有中短篇小說集《被綁在樹上的男孩》和散文雜文集《夢的傳說》等。這幾位是當前比較具有實力的“校園作家”,目前仍十分活躍,備受青少年推崇。

此外,浙江省德清一中高二學生、17歲的山村農家少女崔利靜創作出以初高中學生校園生活為題材的27萬字的長篇小說《零落》(2001年);17歲的河北邢臺財貿學校計算機專業學生王柏出版了長篇武俠小說《戰羽連雄》;17歲的陜西西安交大附中女生孫平陽繼長篇小說《旋轉的木馬》,后又在北京知識出版社出版了長篇小說《瑩火》;17歲的吉林長春市高二學生谷陽15歲就開始寫作,2001年出版長篇科幻小說《叢林里隱藏的秘密》等;北京女孩金今6歲時出版了詩集,被評為吉尼斯紀錄最小的詩人,16歲上高中時創作20萬字長篇小說《再造地獄之門》(2001年);2000年,16歲的福建中學生黃思路留學美國三個月寫出了《十六歲到美國》,后來又創作了《第四節課是物理課》等;18歲的北京師范大學第二附中高三學生楊哲創作了25萬字的長篇小說《放飛》(2001年);15歲的北京二中初三女生微妮寫出13萬字的長篇小說《為你重生》(2001年);15歲的張天天出版科幻小說《宇宙朋友》和《光體生命》(2001年);13歲的內蒙古包頭市學生海嘯寫出了14萬字小說傾訴心聲《上學真難》;12歲成都少女古立坤出版長篇魔幻小說《魔法士傳奇》(2003年);14歲的遼寧沈陽市某中學初二學生劉天天撰寫一部24萬字的長篇小說《真心英雄》;9歲黑龍江佳木斯市男孩陽陽出版《時光魔琴》,美國財團以120萬元人民幣價格買走海外版權;廣州市第113中學學生張蒙蒙9歲出版第一本專集《告訴你,我不笨》(1999年),此后陸續出版《告訴你,我不是丑小鴨》《童年,只有一次》《快樂伴我成長》《邊玩邊長大》《我的天空有彩虹》等;7歲湖北襄樊女孩方舟出版第一本書《打開天窗》,10歲時又寫出第二本小說《正在發育》,14歲時已出版4本書;6歲半的江蘇娃娃竇蓉寫作7萬字的小說《竇蓉流浪記》;天津的張牧笛小學六年級開始發表作品,一發而不可收,2006年讀初三時以她的詩歌“純凈、輕靈、陽光、溫暖”獲得了“葉圣陶杯”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首屆“十佳小作家”第一名,2008年在讀高二之時由《兒童文學》“90后”原創叢書隆重推出了她的三部書:長篇小說《走走停?!?、詩歌選集《看不見的風在吹》、創意散文精選《像南瓜,默默成長》;等等。

這些少年作家的才氣與成功真是讓我們激動人心。隨著網絡、報紙、電視等新聞媒體以及出版商業的日益發達,少年創作“新人輩出”,盡管對青少年的出書熱以及創作現象褒貶不一,但畢竟繁榮了校園文學,激發了青少年熱愛文學的興趣,這是真正的意義所在。同時,少年作家創作的特點和1998年之前相比,也發生了新的變化。特別是語言表達方面,他們深受網絡語言、走紅作家創作語言、日趨增多的外來詞的影響,大膽模仿、借鑒、吸收,都有不同程度的創新。

 

三、校園文學理論研究:給教育插上文學的翅膀

 

   校園文學是改革開放30年教育發展中所涌現出的一種文學現象, 他聯系著教育與文學兩大領域,有著其獨特的地位與價值,是進行文學教育、人文教育、美育教育、藝術教育的樞紐,決定了它在素質教育中要發揮的重要作用。因此,我們要研究它,不僅僅是從文學創作的角度研究它的性質特點、創作方法,不再是僅僅局限于指導學生發表多少作品、培養多少作家,而更重要的是要從教育教學藝術方面去整合、探索,要面向全體學生,研究如何將校園文學活動納入語文教學之中。  

   文學是人學,文學作品憑借藝術的魅力,美的感染力,把真、善、美的藝術形象通過娛樂、審美感染著人;文學閱讀與寫作是訴諸心靈的,是人的情感需要。青少年時期富于幻想、天真爛漫、好奇好動、渴望求知等成長的心理特點,最容易喜歡文學。在文學閱讀中認識事物、體驗世界、追求美好;在寫作中,為了自我表達宣泄自我而完善了自我,使心靈得到升華——這是一個復雜的過程,從積累到構思以至成文,需要運用觀察、體驗、想象、分析、比較、概括等智力技能,需要語言的儲備與表達,在語言的探尋中得到了精神的凈化,人格的升華,進而提升了文學修養和文化品位。實踐證明,校園文學創作、創辦文學社團及其校報??疃?,最能激發起學生的學習興趣與求知欲,促使他們積極參加社會實踐,得到更多的鍛煉和發展。以校園文學創作活動為突破口、切入點,開辟形式多樣、內容豐富、生動活潑、高效學習的“語文大課堂”,構思生動的富有文學色彩的教學策略,特別是通過文學閱讀和創作活動,發揮文學藝術所具有的特殊的教育功能,對于發展學生自身心靈,完善自我,具備人文素質和文學修養,挖掘情商,啟迪智慧,培養想象力和創新精神,具有其他方式不可替代的作用。文學為教育插上了飛翔的翅膀,教育是文學播種的肥沃土壤。應該說這是進行語文素質教育的最佳切合點,是當前新課改形勢下最合適的語文教學方式。

隨著校園文學的發展, 許多勇于探索的文學社團指導老師,不斷總結經驗,從理論上進行探索,取得了可喜的成果。為了探討校園文學在素質教育中的重要作用,總結整合校園文學資源,研究一條適應新課標課改的語文教學之路,200212月國家哲學社會科學規劃辦批準的“十五”國家級課題“新世紀中國素質教育研究”(批準號為O1BZXO52)立項了子課題“素質教育與校園文學研究”。這在我國校園文學發展中首次以國家課題的形式從學校實踐活動上升到理論研究??翁庾槌閃私逃矣脛骷儀J值難豕宋首櫓傅?,組織了100多個開展校園文學活動有一定成效的學校共同交流探討,進行理論上的探索,提出了“校園文學大課堂”教學模式(見論文《校園文學大課堂教學策略》,發表于2006.1期《語文教學與研究》、2006.25期《現代語文》,轉載于人大書報資料中心2007.3期《中學語文教與學》),編輯出版了論文集《素質教育與校園文學研究》(王世龍主編,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為進一步開展校園文學活動及其研究提供了寶貴的經驗和資料,為建立科學的校園文學及其教育理論體系打下了基礎。

但是,與校園文學的發展相比,這次的課題研究理論還很不足。許多學校的研究還是停留在辦社辦刊的層面上,諸多論述還只是總結性的,不成系統。這也許是因為長期以來受“應試教育”的束縛,校園文學創作及其學術研究還缺乏應有的空間。

可喜的是,200612月,經全國教育科學規劃領導小組評審批準,由彭小明、王世龍等大、中學骨干力量組成“校園文學研究”團隊申報的全國教育科學“十一五”規劃課題“新課程改革與校園文學研究”立項了(批準號為:FHB060353)。把“校園文學”作為全國教育科研規劃課題項目尚屬首次,這說明校園文學已取得了它應有的地位。課題研究以全新的視野和理論高度,以新課改教育理念為指導,總結、整合、優化、提升校園文學教學活動業已取得的成功經驗,探討其教育規律,開辟語文教學與素質教育新途徑。主要涉及校園文學理論與實踐研究、校園文學與語文教學研究、校園文學與校園文化研究、校園文學與人的發展研究等四大領域。曾為中學語文高級教師的王世龍,1987年在山東故鄉中學創辦了《山泉》文學社,30年來癡心不改,一直熱心于校園文學活動,現在以報刊編輯和作家的身分參與主持課題研究,其專著《校園文學與創作》由中國文聯出版社20077月出版,作家毛志成教授在序言中評價說:“這部書稿從研究校園文學創作活動出發,對如何進行校園文學創作從不同側面進行了探討。既是一本指導校園文學創作入門的書,又是一本指導開展校園文學教學活動的書,還是一本進行校園文學理論研究的書。”又說:“對校園文學的概念及其特點、重要意義進行了較為完善的闡述,對校園文學的發展進行了較全面的梳理,為研究者提供了資料。”山東省實驗中學語文組組長、高級教師王岱帶領學生多年來帶領學生自主創辦《空間》文學社,實踐“校園文學大課堂”活動,成效頗豐,不僅培養了張悅然等新作家,而且為每位學生都鋪設了文學之旅;湖南省桃源縣三中語文特級教師鐘湘麟,1984年創辦“陬溪”文學社至今30余年,積累了豐富的實踐經驗,他在《新課標下的校園文學活動淺論》中提出了自己對校園文學理論和實踐活動 (創作活動、批評活動、鑒賞活動、社團活動) 的研究觀點;江蘇揚州中學教育集團樹人學?!妒魅恕肺難縊脹蚵?,以文學社活動及編輯出版社刊為平臺,緊密結合教學,開發地方課程資源,設計出了一系列極具人文特色的校園文學活動方案,如《“詩意的行走”設計及例文》《尋訪“揚州八怪”設計及例文》等;浙江省樂清市虹橋中學高級教師陳友中,是一位散文作家,創辦《紅楓》文學社20余年,培養了數位小作家,他總結多年來的寫作教學經驗,提出“生態寫作”,著書立說,《生態寫作》一書已正式出版;寧夏西吉中學語文特級教師趙炳廷,是寧夏作家協會會員,自己筆耕不輟的同時,創辦《月窗》文學社,開展校園文學活動研究,實踐“校園文學大課堂”教學,成果頗豐;江蘇省常熟市昆承中學、蘇州市骨干教師錢建江把校園文學活動融入語文教學中,特別是寫作教學成效顯著,先后編選出版了學生作品選集《靈秀昆承》(作家出版社2004.6)、《毓秀昆承》(中國文聯出版社2007.10)……這些校園文學開創者與建設者們的先進經驗與研究成果,必將成為校園文學發展的寶貴財富。

還值得一提的是,全國中語會為推動校園文學社團的發展,多年來舉辦了十二次全國性的文學社交流研討會,作了大量的工作。20084月中語會對原“中學生文學社研究中心”改組為“校園文學與社團研究專題組”,由章景曙、王世龍負責,于1127日在浙江海寧隆重召開了第十三屆年會?;嵋槿范誦碌難芯磕勘?,將以更加規范的課題研究工作幫助文學社團深入開展教學活動,為新課程改革做出應有的貢獻。

早在1912年,現代教育家蔡元培就任中華民國臨時政府教育總長時,發表在《對教育方針之意見》,就把文學教育確立為教育方針之一:“文學教育兼及智育和美育兩者,在傳播知識的同時,還承擔著通過審美教育,塑造新的、全面健康發展的人性之功用。”然而當今的學校教育,作為“文學教育”基礎階段的中小學語文課,長期以來仍成為孩子們日益沉重的負擔。目前,我國素質教育發展與新課程改革,為我們校園文學的發展提供了美好的環境。愿校園文學跳起時代的脈搏,為校園師生不斷注入活力,在“園丁”和莘莘學子的辛勤而快樂的耕耘中,開出更燦爛的花朵,結出更豐碩的果實。

上一篇:冬日暖陽下的文學盛會
下一篇:第二屆“全國新課程改革與校園文學研究論壇”成功召開

英雄联盟季中冠军赛
媒體鏈接